欢迎来到五六懂法网!

五六懂法网

你想看法律的都在这里
五六懂法网
当前位置:

工程未经结算诉请工程款驳回诉讼

来源:工程款纠纷作者:华翠琴 时间:2022-08-05 10:22:43浏览127次

工程未经结算诉请工程款驳回诉讼,依据鉴定结论判案之拖欠工程款案件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深宝法民三初字第2363号

原告(反诉被告)深圳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福田区****。

法定代表人***

委托代表人孙建武,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纺织服装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大浪街道华繁路嘉安达科技工业园厂房六第一二层。

法定代表人***。

委托代理人李*,广东深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深圳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诉被告深圳市**纺织服装有限公司以及反诉原告深圳市**纺织服装有限公司诉反诉被告深圳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孙建武,被告法定代表人王**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双方于2008年3月签订了《深圳市**纺织服装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工程承包合同》原告按照合同的约定已经施工完毕,2008年5月办理了移交手续,被告接收后投入实际使用。2008年6月2日,原告将竣工结算资料通过邮寄交付于被告,被告至今没有就结算事项进行回复,经原告多次电话催促,被告均不予进行结算确认,根据建设部,财政部《建设工程结算暂行办法》第十四条,十六条之规定,视为被告对原告提出结算价款的确认被告拖延结算已经构成严重的违约行为,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为维护原告合法之权益,原告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一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工程款本金人民币105633。18元,判令被告支付欠款利息从2008年5月3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暂计人民币19000元,三判令被告承担本案保全费及所有诉讼费。

被告答辩称,一、被答辩人工作尚未完成,如何结算,依答辩人与被答辩人2008年3月7日签订的《深圳市**纺织服装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工程承包合同》第十条第6款约定:“消防工程项目由乙方全权负责三包:“包安装、包验收、包保修”而附件第61条65条又约定全部峻工包括消防验收。4月底消防验收完成,而至今被答辩人也未完成消防验收工作,再者2008年5月13日、6月7日、6月30日,答辩人致函被答辩人要求被答辩人对整改项目及遗漏项目尽快施工完成,被答辩人除对5月13日之请求予以事实外,余均置之不理,只知要求结算付款,由此可见,因被答辩人诸多工作尚未完成,故答辩人无法进行竣工验收更无法结算,此责任由被答辩人自负,二、被答辩人诉请依被答辩人单方提交的《增加工程量清单》支付工程款既无合同基础也无法律依据,依被答辩人提交的预算书合同总金额为95万余元,但被答辩人单方结算的金额达160余万元,超过65万元,此增加部份,依合同第七条第一款第二项约定:“在施工过程双方如需变更一些原定项目需双方协商后进行”及第十条第七款约定:“项目竣工后,验收以现场实际测量情况为基础核对报价结算”应有相关文件作为证明而被答辩人对此未提交任何双方文件作为依据,且合同签订以法律、行政法规为依据而不以部门规章为凭证,所以被答辩人的诉请既无合同基础也无法律依据,综上所述,被答辩人工作尚未完成,故无法验收更无法结算。而被答辩人单方提交的结算文件根本不能作为定案及付款依据,,故恳请贵院贪污裁决驳回被答辩人的诉讼请求。

被告反诉称,2008年3月7日,反诉原被告双方签订《深圳市**纺织服装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工程承包合同》(该合同包括《装饰装修承包合同》《附件》《装修重点》《预算书》《平面布局图》等五部份,由反诉被告负责反诉原告办公室及厂房的装修,工程计算总金额约95万元人民币,《合同》第十条第6款约定消防工程项目由乙方全权负责三包:包安装、包验收、包保修。《附件》第60条约定工程进度表(合同签署一天后提供)逾期一天罚款一万元;第61条约定全部竣工包括消防验收;第63条64条约定工期二楼3月25日完工,包括消防交付政党使用,每逾期完工一天罚款一万元,提前完工一天奖励一万元,一楼4月15日完工,逾期一天罚款五千元,提前一天完工奖励五千元,第65条又约定4月底消防验收完成。此外《合同》等还就工期、承包方式及范围、工程造价款的支付和结算、双方的责任范围、合同组成文件等作为确保工期也依缩写按时支付工程款,但当第二期工程款付完后去发现反诉被告工作进度严重逾期,根本无法如期完成装修工程。直至2008年5月3日才办理移交手续,分别逾期38天(二楼)和18天(一楼)且至今未通赤消防验收。项目移交后反诉原告发现施工质量存在极大总是遗漏情况严重。2008年5月13日反诉原告致函被告,提出25项整改要求,反诉被告予以施工整改,但2008年6月7日,6月16日又提出了8项整改要求,反诉被告置之不理至今无法投入使用。反诉被告的行为给反诉原告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且留有极大的安全隐患。为维护反诉原告合法之权益,反诉原告特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一、反诉被告支付因延期提交《工程进度表》而产生的赔偿金五十七万元人民币。二、反诉被告支付因延期音乐会工程而产生的赔偿金47万元人民币(其中二楼38万元人民币,一楼9万元人民币);三、反诉被告承担本案所有的诉讼费用。

原告针对反诉辩称,第一,该工程已经投入使用,双方于2008年5月3日已经完成钥匙的移交工作,标志着该工程已经正式交付投入使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适用法律的解释,发包人在工程竣工之前已经实际使用的,应当认定为工程质量合格,发我人已经使用的部份工程质量为由不予支付工程款的不予支持,虽然双方对工程没有进行最终的验收,没有出示验收报告,对于发包的实际使用,表示对工程质量的认可。第二、消防工程因为没有合同明确约定,具体施工哪些项目,更没有支付消防部分的工程款,在此提出撤销的申请。第三、合同第10条第七款明确约定项目竣工后,验收现现场实际测量为基础,核对报价结算。是双方明确约定的,但是发包方迟迟不履行验收业务,导致双方工程结算没有达到一致意见。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一方怠于履行行为给对方造成损失的,应当由怠于履行合同的一方承担责任。第四、被告称合同有81多条的附件是虚假的,在原告的合同原件中没有该81条的约定,也没有原被告双方的印章,是无效的证据,不能依据该无效的证据的条款来追究双方的任何责任。

经审理查明:2008年3月7日,原被告签订了一份《装饰装修工程承包合同》,约定被告将位于深圳市宝安区龙华大浪华繁路嘉安达科技工业园六栋的办公室及厂房装修工程发包给原告,合同工期至2008年4月25日工程全部竣工,第一层为主要办公楼,第二层主要为生产厂区,第二层全层(除仓库外)必须在三月二十五日前竣工交付使用,原告不得以任何借口延误工期及消防验收(详见附件);原告必须在开工前提交工程计划进度

有经被告确认后方可开工,被告将整个计划进度分阶段,经个阶段被告将派人检查原告的工程进度,如连续两个工程进度达不到原计划工程进度的90%,被告有权单方面终止合同另选装修单位;承包方式及范围;根据原被告共同签字盖章确认的施工图纸、工程量清单、合同报价书、施工文字及招标文件内容为责任书的承揽范围,原告包人工、包材料、包工期、包质量、包安全、包进度、包所有办公费用,包括一切风险承担的目标责任制形式。即自负盈亏的总承包方式;被告按原告确认的合同条款和按原告实际的工程进度付款给原告(详见附件),工程完成25%时付款20万,工程完成50%时再付款20万,工程完成75%时再付款20万,工程完成100%并验收合格后付款22。6万,消防验收合格消防证办好后再付款10万,剩余3万为作为原告的工程质量保修金,保修期为全部工程完工后188天。如无质量问题,保修期满后十天内被告付清剩余三万元的保修金;被告负责按实际工程进度准时支付工程款给原告,不以任何理作拖欠原告工程款,如因被告工程款到位问题造成停工,工程期竣工等责任,由被告负责,在施工过程双方如需变更一些原定项目需双方协商后进行,在施工过程中有增减项目,按已确认的报价中单价为标准增减计算款项;消防工程项目由原告全权负责三包:包安装、包验收、包保修,如发现有施工问题,原告应负责免费返修,如因原告原因在验收过程中给被告造成损失由原告负责承担,原告在合同上盖章,原告代表条仕荣在合同上签名。

同日,徐仕荣在一81条的附件上签名,约定本合同与合同一起有效,其中部份条款约定:工程进度表(合同签署一天后提供),逾期一天罚款一万元,工程若提前完成,二楼重奖励重罚,一楼轻奖轻罚,全部竣工包括消防验收,工期:二楼3月25号完工,包括消防交付正常使用,每逾期完工一天罚款一万元,提前完工一天奖励一万元;一楼4月15日完工,逾期完工一天罚款五千元,提前完工一天奖励五千元;工期:二楼厂区/办公区/仓库分区,于3月25日完工,一楼其他办公区,于4月15日完工,4月底消防验收完成。

2008年5月3日,原告将涉案工程所有房门钥匙移交给被告使用。

2008年5月13日,被告发出一份办公室及厂房装修工程初自验收存在总是整改通知,列举了25条涉案工程初自验收存在的问题,被告法定代表人在同上签注:以上条款已落实改善,经双方协商按合同条款执行,按现场已施工发生工程量进行核算。

2008年6月2日,原告向被告发出关于请求尽快结算的函,称原告已经按照合同的约定完成了包括增加工程项目在内的所有内容,并于2008年5月3日将所有房间门的钥匙移交给被告,根据原告的结算,总造价为人民币1542760。63元,原告已支付595834元,尚应支付946926。63元,

根据原告的申请,本院委托深圳市栋森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对涉案工程的造价进行评估,经现场勘查后,评估工程总价为人民币1388374。04元。

庭审中,被告承认已经向原向支付工程款人民币595834元,原告承认收到43万元。原被告确认消防没有验收合格,消防证没有办好,被告已经将涉案房产退还给业主。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和提供的《装饰装修工程陈承包合同》、移交手续、律师函、装饰增加工程量清单、快货业务详情单、工程竣工验收申请函、法人授予权委托书、函件等证据在卷证实,并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装饰装修工程陈承包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现,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当事人应依约全面适当的履行合同。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完成了施工,并于2008年5月3日将涉案工程移交被告,被告在2008年5月13日的整改通知单上验收存在的问题已落实改善,按现场已施工发生工程量进行核算,故被告应当按照现场发生的工程量支付工程款,经现场勘查和评估,确定工程造价为人民币1388374。04元,被告应当按照该数额向原告支付工程款。原告诉称只收到工程款43万元,但原告于6月2日向被告发函称已经收到工程款人民币595834元,被告在庭审中予以认可,故应认定被告已向原告支付工程款人民币595834元,合同约定消防工程项目由原告全权负责三包:包安装包验收包保修,4月底消防验收完成,但原告至今未能完成消防验收,也未能办好消防证,该十万元工程款的支付条件不能成就,被告有权拒绝支付,故被告应向原告支付剩余工程款人民币692540。04元(1388374。04元—595834元—10000元)。

原告诉请被告支付从2008年5月3日起欠付工程款的利息,原告于2008年5月3日起将涉案工程移交给被告,被告投入使用,此时被告应当向原告支付工程款,但被告没有支付,故被告应当按中国人民银行货款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利息,其中工程质量保修金三万元合同约定于188天保修期满后十天内支付,即被告应于2008年11月17日前支付,被告应于2008年11月18日开始向原告支付利息。

被告反诉请求原告支付延期提交工程进度表的违约金人民币57万元,本院认为,原被告在合同中约定原告必须在开工前提交工程计划进度地表经被告确认后方可开工,在附件中约定工程进度表(合同签署一天后提供),逾期一天罚款一万元,原告虽然没有向被告提交工程进度表,但被告一直没有主张原告提交,也没有按照合同约定确认工程进度表后开以,此后被告对涉案工程接收,验收时均未提出异议,说明被告认可了原告的施工,以实际行动改变了合同约定,不再要求原告提供工程进度表,现被告主张该部份违约金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诉请原告支付延期交付工程的赔偿金,本院认为,原被告在合同中约定二楼于3月25日完工,一楼于4月15日完工,原告于2008年5月3日才将涉案工程移交被告,确实存在延期完工的情形,但原被告在合同中同时约定被告按照原告实际的工程进度付款,工程完成25%时付款20万,工程完成50%时再付款20万,工程完成75%时再付款20万,工程完成100%并验收合格后付款22。6万,被告至今仅付工程款人民币595834元,被告也存在延期付款的情形,根据合同“如因被告工程款到位总是造成停工,工程延期竣工等责任,由被告负责”的约定,被告也应当对延期完工承担责任。而且原告在施工过程中存在许多增加工程,工期应当相应的增加,故被告主张原告支付延期交付工程的赔偿金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被告深圳市**纺织服装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深圳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人民币692540。04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货款利率标准,其中本金人民币662540。04元从2008年5月3日起算,本金人民币3万元从2008年11月18日起算,均计至清偿之日止);

二、 驳回被回深圳市**纺织服装有限公司的反诉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

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位支付尽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14479元、财产保全费人民币3520元、评估费人民币13800元,由

被告负担人民币20477元,原告负担人民币11322元,被告应负担的部分原告已预交,被告在偿还上述款项时迳付原告;反诉受理费人民币14160元,由被告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魏**

人民陪审员钟**

人民陪审员罗**

二OO八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记员李*妮

工程未经结算诉请工程款驳回诉讼,多层转包,业主未结算,中间转包人无故截留的工程款要付给包工头

一、案例索引

最高院《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西安华江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案号(2021)最高法民终750号,裁判法官何波、徐霖,裁判日期二〇二一年九月十四日,案例发布日期二〇二二年三月七日。

二、案情简介

发包方:榆钢公司

总包方:西安有色公司

转包方:华江公司

实际施工方:五冶公司

可视化图表:榆钢公司→→西安有色公司(一包价12950万元)→→华江公司(二包价12675万元)→→五冶公司(三包分包价3824万元)

法院查明:西安有色公司自认收到榆钢公司向西安有色公司已付款118183000元。西安有色公司向华江公司已付款107460300元。华江公司欠五冶公司支付欠付工程款9343875.60元。2015年10月9日,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监理单位以及环保、消防、质量监督部门等多家单位参与竣工验收,形成竣工验收报告,签字盖章确认最晚时间是2015年11月18日。榆钢公司在未与西安有色公司进行结算。

争议的焦点:案涉工程业主(发包人)榆钢公司尚未与总包方西安有色公司完成结算,发包方榆钢公司、总包方人(中间转包人)西安有色公司是否需要对实际施工人五冶公司承担工程款支付责任?

三、裁判摘要

(一)一审甘肃高院

关于西安有色公司、榆钢公司应承担责任的问题——榆钢公司作为发包人是案涉土建工程物化利益的享有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建工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数额后,判决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榆钢公司与西安有色公司未结算,但双方签订的总承包合同约定的为固定总价129500000元,榆钢公司主张其已付款金额为113643149.57元,西安有色公司自认收到榆钢公司向西安有色公司已付款118183000元,应以西安有色公司自认金额确认榆钢公司向西安有色公司的已付款,为118183000元。因西安有色公司为总承包单位,无法分清榆钢公司向西安有色公司支付工程款属于哪一分项工程,故榆钢公司应在欠付工程款总额范围内对五冶公司承担责任。榆钢公司、西安有色公司均未举证证实需要调整合同价款的范围、金额,故应以固定总价计算应付工程款金额,榆钢公司在未与西安有色公司进行结算的情形下,依据现有证据,欠付工程款金额为11317000元(固定总价129500000元-已付工程款118183000=11317000元)。西安有色公司、华江公司、五冶公司就案涉土建工程属于多层转包,西安有色公司非工程物化利益的享有者、发包方,亦非五冶公司的合同相对方,原则上五冶公司作为实际施工人不能向既不是发包人又与其无合同关系的转包人西安有色公司主张权利,但西安有色公司在收到榆钢公司支付的118183000元工程款后,并未全额向华江公司转付,西安有色公司向华江公司已付款107463000元,差额为10720000元。根据分项EPC总承包合同,其与华江公司约定的固定总价126750000元,与其同榆钢公司约定的价款129500000元,减少2750000元,此差额应属管理费性质,西安有色公司根据总承包合同履行了相应管理职责。但对于其收到工程款扣除管理费后剩余的7970000元(截留金额10720000元-2750000管理费),五冶公司有权向其主张权利,即西安有色公司应在7970000元范围内向五冶公司承担责任。至于榆钢公司与西安有色公司以及西安有色公司与华江公司之间的固定总价以外的需变更调整的项目、金额以及其他金额均可另行解决。

判决结果:一、华江公司向五冶公司支付欠付工程款9343875.60元及利息;二、榆钢公司在9343875.60元范围内向五冶公司承担责任;三、西安有色公司在7970000元范围内向五冶承担责任;

可视化图表(为了便于阅读理解):

(二)二审最高院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启示与总结

本案属于多层转包,业主尚未结算,如何查明发包人和中间转包人之间的欠付工程款金额问题,往往是法官头疼的问题。本案就发包人欠付工程金额问题,根据在案证据,发包人榆钢公司和西安有色公司之间为固定总价合同,榆钢公司、西安有色公司均未举证证实需要调整合同价款的范围、金额,法院认为应以固定总价计算应付工程款金额,即拿合同约定的固定总价减去已经付款金额来确定欠款金额11317000元(固定总价129500000元-已付工程款118183000=11317000元);本案当中就中间转包人(总包方)西安有色公司欠付华江公司工程款问题,法院认定欠付工程款金额为7970000元(西安有色公司已经收到的工程款118183000元-2750000管理费-已经支付华江公司工程款107460300元,差额即属无故截留)。本案的亮点是法官没有简单地以“榆钢公司、西安有色公司、华江公司之间尚未结算,欠付工程款金额无法查明”为由,驳回五冶公司对榆钢公司、西安有色公司的诉请,而是根据现有证据来认定欠付工程款金额。

西安有色公司作为总承包人(中间转包人),并非发包人,也非最终物化利益享有者(所谓“物化利益”是指实际施工人将人工、材料、机械通过物化劳动形成工程,工程最终是移交发包人的,最终受益方是发包人,发包人要支付对价,所以在才有建工司法解释规定的发包人在欠款内承担工程款支付责任的规定),总承包人(中间转包人)是否要对实际施工人承担工程款支付责任,要看是否无故截留工程款,如果有,则需要承担工程款支付责任,如果没有,则无需承担工程款支付责任。最高院《建工司法解释二理解与运用一书》就阐明了这个观点,其法理依据就是“实质公平的法理”。本案也是体现这个观点,法院认为西安有色公司在收到榆钢公司支付的118183000元工程款后,并未全额向华江公司转付,西安有色公司向华江公司已付款107463000元,差额为10720000元,减去应得管理费275万元后余额为797万元(属于无故截留),西安有色公司应在7970000元范围内向五冶公司承担责任。

现在有一种声音(最高院民一庭法官会议精神) ,最高院建工司法第四十三条要排除“多层转包的实际施工人”的适用,其结果好的方面是能一定程度遏制多层转包,坏的方面是末端实际施工人权利落空且法院审理建工案件难度加大,特别是以发包人结算为基础层层抽管理费的情况下,法院难以查明工程造价等基本事实。因为末端实际施工人手中没有总包合同、招标文件、竣工图、总包结算等证据材料,末端实际施工人和前手之间往往也不办理结算,就是等着业主结算完成后来抽点管理费。另外,在“背靠背”条款的情况下,末端实际施工人的前手往往以业主结算尚未出来、付款条件不成就等为由进行抗辩,认为其没有垫付义务,只有转付义务,而司法实践中对“背靠背”条款不是一概认定无效,而是看前手是否故意阻扰条件成就,如果没有故意阻扰条件成就,也会认为付款条件不成就进而驳回诉请。即使末端实际施工人的前手想去起诉,但其前手的前手也会面临同样的窘境。最高院建工司法第四十三条要排除“多层转包的实际施工人”的适用,最终的司法实践如何,这些属于顶层设计的应当考虑问题,不是我这个小律师应当考虑的。前述“排除多层转包的实际施工人适用”的最高院民一庭法官会议精神,并非是司法解释,属于法官个人观点,目前还没有见到最高院层面的案例。

综上,多层转包,业主未结算,中间转包人无故截留的工程款要付给包工头,体现“实质公平”的法理,符合实际施工人制度初衷,有效保障了农民工和包工头的权益,没有加重中间转包人的负担,有利于纠纷的一次性解决和矛盾的实质性化解。

分享到: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热门关注

popular

最新标签

NEWSTAGS